News  /  香港車手故事 — 余家頌
06 Sep, 2019    By Ball

香港車手故事 — 余家頌

賽車運動於香港日漸有更多人認識,無奈欠缺練習場地,單單是往返香港及內地交通路程及時間已經嚇退一群車迷,「打工仔」也很難抽時間去積極參與。余家頌 (Tommy) 對飄移的熱情一直有增無减,他曾經國內飄移賽事的常客,每場賽事均全力以赴,表現也相當出色。憑著對汽車的認知和飄移的理解,令 Tommy 對飄移運動有獨特的領悟,更成立香港漂移協會。

Text: Mickey Loi   Photo: Mickey Loi;受訪者提供

Tommy 與很多玩車朋友一樣,都是由考取車牌之後接觸汽車,唯他是在台灣公幹及居住期間,由於人生路不熟,人脈盡斷,電單車成為了他在異地的寄託。他認為駕駛可以放鬆心情,減輕工作及生活壓力,也可以透過自我操控去感受汽車帶給他的愉悅。其後在投身傳媒界之後,一次的機緣巧合之下,他由港聞突發部,被上司問及是否有興趣轉到汽車編輯部,自此他就開始了編寫汽車報導的職業生涯。

由問號變成專家

Tommy 表示 17 年之前加入汽車周刊編輯部,一開始他對飄移並沒有任何了解,莫說是去做出飄移動作。反而那個年代很多人都會留意日本飄移運動,Tommy 也曾租借及購買相關錄影帶去觀看,本意也只是想加深自己對賽車運動的知識,從而增強編寫汽車文章時的體會及個人想法。過去的採訪當中,他有幸與日本飄移界知名車手比野哲也及野村謙進行專訪,對這種受車迷歡迎,但又比起賽車更難掌控的駕駛技術加深了認識。Tommy 開始嘗試親身參與其中,他表示起初要拿捏飄移的確是十分困難,除了手腳協調之外,車輛方面的油門、引擎轉數、檔次、車速、飄移角度都要配合得完美,才可以做出一個順暢的動作。但亦因為富有挑戰性,Tommy 對飄移更加投入。雖然他在編輯工作期間,也不忘為工作尋找合作夥伴,以雜誌宣傳推廣形式組織飄移表演旅行團,讓車迷可以試乘及觀看職業賽車手作高難度飄移動作,也沒想過只舉辦了數次都是全場爆滿。其後有參加者向 Tommy 了解,並希望日後可以有機會親自駕駛學習飄移,與此同時,他獲內地商界朋友邀請去管理飄移培訓中心,開展了他人生的新一頁。

Tommy 早年也參加過賽車培訓課程,希望令自己在賽車運動方面的認識加深。

Tommy 對飄移的熱情一直有增無减,他曾經國內飄移賽事的常客,每場賽事均全力以赴,表現也相當出色。

7 年時間 2000 名學員

經過幾年的經營之後,Tommy 於 2012 年正式成立香港飄移協會。他坦言由於香港沒有正式及合法的場地,只能於國內尋找,同時也需要資金、器材、零件、賽車、贊助等等,前路比起普通創業路更艱難,尤其「飄移」二字對局外人而言就等於「飛仔」、「危險」、「不負責任」,創業初期收到的負面消息多如沙數。但經過 Tommy 的努力,他在國內及香港分別舉辦賽道同樂日、飄移體驗團,更帶學員到泰國、台灣及日本進行交流及學習更高水平的飄移。其後他更與香港汽車會合作,於車展中表演飄移及向公眾解釋正確觀念,令更多人明白學習飄移是讓駕駛者可以在汽車失控時如何操作,令車輛或乘客避免或受到更低的傷害。Tommy 過去 7 年時間已經成功教出 2000 位學員,部分參加者可能是一時「貪過癮」,但大多都是希望可以增強自己的駕駛技術,還有小部分是真正熱愛飄移的發燒友,他們會自發性去組裝飄移車練習,在技術訓練的基層上更深入了解箇中原理。

希望政府可以提供場地

十多年的賽車及教練生涯,Tommy 見到香港真的有不少有潛質的學員,但在缺乏合適及合法的場地下,他們沒有機會發揮,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,也直接放棄這個興趣。加上香港的駕駛學校所教導的方法一如既往,新駕駛者在香港汽車數目日漸增多的路面上更容易發生意外,因此他希望可以藉著香港飄移協會的培訓課程,讓更多人感受真正操控汽車的理論,再由教練一對一親身指導,才可以令香港的交通意外數目減低。雖然 Tommy 到今時今日都認為這條路不易行,也沒有一個終點,但他十分感謝多年來支持他的戰友及家人,同時希望政府可以批出正式場地,讓香港能夠擁有合資格的賽車運動訓練地方。

Tommy 於 2012 年正式成立香港飄移協會,過去 7 年時間已經成功教出 2000 位學員,部分參加者可能是一時「貪過癮」,但大多都是希望可以增強自己的駕駛技術,還有小部分是真正熱愛飄移的發燒友,他們會自發性去組裝飄移車練習,在技術訓練的基層上更深入了解箇中原理。

Tommy 希望更多人明白學習飄移是讓駕駛者可以在汽車失控時如何操作,令車輛或乘客避免或受到更低的傷害。

十多年的賽車及教練生涯,Tommy 見到香港真的有不少有潛質的學員,希望政府可以批出正式場地,讓香港能夠擁有合資格的賽車運動訓練地方。

雖然 Tommy 到今時今日都認為這條路不易行,也沒有一個終點,但他十分感謝多年來支持他的戰友及家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