風流慢活

吟吟風‧弄弄月 — 疫病時代下尋歡

風流慢活

聖誕到新年,再過情人節,復活節都快到了,這段日子,疫情愈演愈烈,女友絕對不肯幫襯時鐘酒店,北上更加無望,然而日日悶在家中辦公,實在淡出鳥來。

文 / 小草

此時此際,重溫了 2003 年沙士歲月下的電影《金雞 2》,沙士時期鳳姐阿金千方百計小心翼翼跟嫖客保持距離,首先互相測量體溫,然後穿上透明膠雨褸防護面罩幫鄭中基鴛鴦浴,然後為嫖客全身裹上保鮮紙,才敢上床共赴巫山。

騎呢嫖客鄭中基在沙士疫情蔓延時,依然慾火焚身,即使全身連頭都裹着保鮮紙召妓,依然玩到欲仙欲死,充分表現出香港人那種即使「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風流」的心態!

這兩個月由於少了自由行客,夜場水靜河飛,不少索性放假休息,加上疫情嚴重,一樓一都暫停服務,都可謂香港黃業史無前例的災難。這段時間卻益了那些小型港女集團,最近紅爆網絡的巨乳陀地妹 KK,她的戴口罩自拍宣傳片網上瘋傳,由於在這危險時期依然敢做高風險的性行為,還有香港囡囡風險到底低一些,在百業蕭條的日子裏,生意依然好到不得了。

近日有雜誌偷拍,發覺她可以一天由中午做到晚上 12 點冇間斷,每 45 分鐘肉金一千六百元,比砵蘭街貴上四倍,因此租用的都是尖沙咀區的靚靚酒店,這段日子見朋友都是生死之交,仍然不少死使勇於冒險幫襯。

巨乳, 陀地, KK, 妓女, 尋歡, 嫖妓, 叫雞,

在這人心惶惶的疫症時期,為何還有那麼多不怕死的嫖客,這就像法國小說家卡謬在《瘟疫》中講到:瘟疫下歡樂與喜悅已是朝不保夕,每個人的無辜與無知,正成為新的一場瘟疫的溫床,人類固然害怕被瘟疫所傳染,實則每個人心中也都潛藏着自己的瘟疫。

在苦悶如困徒,武漢肺炎圍城的日子下,你我不曉得明天會否被死神揀中,今天也就盡情地享樂,本着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心態。這人類心中的瘟疫就是我們無底的慾望、人性的軟弱、以及虛無抓不着愛的心靈!

作者簡介

小草
香江六十後懷舊雜誌人,酷愛風花雪月,曾任職《週末畫報》、《明週》、《號外》、《君子雜誌》、《JMEN》,著作《有咁耐風流-香港百年情色史》、《奇妙小熊大旅行》、《從心開始》和合著《香港 101》等。

JMEN推薦